您的位置 : 中山小说> 首页 > 小说推荐 > 修真闻道录

更新时间:2024-06-15 22:18:04

修真闻道录

修真闻道录 李神风 著110101715400

小说推荐《修真闻道录》,由网络作家“李神风”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张之云张闻道,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咳咳,你们一个个的问,这么多人问,之云这孩子都不知先回答谁作的问题了。”这时,苍老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满是花白头的老头站了起。正是被张之云叫作三大爷的老头。“嘿嘿,三大爷,这不是比较激动嘛,毕免之云十天才回来一次吗...

《第2章 张之云》章节试读:

早晨……窝瓜村的村民在吃过早饭过后就去田里继续干活了,也有的在枣树下聊天。

无非就是一些家长里短,聊聊隔壁村的寡妇呀之类的,又或者是聊最近是否有修仙门下山收徒之类的。

这时……村外来了一位身穿黑色长衫,束着一个高马尾的男子,背上还背着一个包袱,走进村里刚好看树底下的众人。

男子笑着打招呼道:“里树,三太爷,羊哥今那么闲啊,都在聊天。”

而树底众人听到声音转身一看,就看一位笑呵呵的青年男子笑着对他们招呼。

其中一个村民也开口道:“这不是之云嘛,从城里回来了。”

另一个村民里树也随之开口问道:“之云最近沐阳城里有没有事情发生啊,我听隔壁村的夫子说最近会有仙门下收徒,是不是真的?”被叫羊哥的那个村民,也就是昨天张闻道叫作羊叔的村民也开口而问:“之云,你十天才回来一次知道的八卦肯定比我们多,你就跟我们讲讲吧。”

众人七嘴八的问。

“咳咳,你们一个个的问,这么多人问,之云这孩子都不知先回答谁作的问题了。”

这时,苍老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满是花白头的老头站了起。

正是被张之云叫作三大爷的老头。

“嘿嘿,三大爷,这不是比较激动嘛,毕免之云十天才回来一次吗。”

叫里树的村民嬉皮笑脸的说道。

“那个,既然大伙的都挺好奇那我就长话短说了。”

说完,张之云便随意的找个地方坐下,开口说道:“我听掌柜的说起过,不过你们可别到处乱说啊。”

众人十分自的点了点头。

张之云说道:“五天前我在账房算账正巧定听见掌柜的说三个月后会有仙门弟子来沐陌城与其他地方收徒,期间会停留十天,也提前通知过朝廷,而朝廷则是下令通知手下官员,由他们通各个城主,再由城主通知各县各村,不过……不过什么。”

李洋着急的问道。

众人齐齐点头。

张之云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沐阳城城主与其他世家联手准备制做一张名单,打算把族中所有子弟安排上才能轮到各村的孩子。”

说到这便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打算让闻道去试一下,不管成与否,都得让他试试。”

三太爷叹了口气说道:“自古民不与官斗,如若世家弟子过多都不一定见得排得上我们村里的孩子,更何况还有其他村落与听到消息便赶来此处的客商。”

众人点点头,觉得十分理。

李洋沉声道:“不管能不能排的上,我都要带李平去试一下,只希望老天爷保佑。”

另一个村民也开说道:“不错,不管行不行,都得带孩子去试一下。”

众村民点点头道:“俺也一样。”

李洋看向张之云,又道:“除了这事就没有什么大事了吗。”

张之云沉默片刻……随后看向众人沉声说道:“最近沐陌城外有魔修的踪迹,己经有好几个村子遭殃了,听说有钦天监的修士赶了过去也惨遭毒手,因为我们村子离城里比较近,加上城主大人是道宫境的高手,所以我们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众人听完,“嘶”的一声,齐刷刷的倒吸一凉气,哪怕三太爷也不例外。

魔修啊,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取凡人灵魂来制做魔道法器,其尸体也可当做肥料供养魔树,其血则用于炼丹。

魔修不同于邪修,前者是为了与正道对抗,从而打开魔界大门,以覆灭古仙大陆为主,而邪修则是喜欢杀人,以杀人为乐,若是宗门弟子他们就会用更加惨烈的手段来对待,这类人己属实是变态了。

张之云满脸严肃的告诉众人:“切记,今天你们听到的千万不可外说,自己知道就行,以免招来灾祸。”

李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放心,我心里还是有数的,绝不会外说。”

一众村民也纷纷点头答应。

张之云见众人满脸严肃,心里悬着的石头也放下了不少,他就怕有愣头青出去乱说。

与众人又闲聊了一些便准备回去了。

毕竟不如媳妇热炕头。

想到这的张之云笑了起来。

呃……只不这笑容咋有点猥琐呢。

村尾……张家院子里,只见荔枝树结满了果实,挂在树上随风舞动,而树下妇人正在一针一线的缝制一条新裤子,旁边还有一个小孩骑着木马手持一柄木剑摇呀摇,晃呀晃的,玩得不亦乐乎。

张云走到门看到这一幕,心里有说不出的幸福感,咧嘴而笑。

随后便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加上那贱兮兮的笑容跟贼似的。

妇人听到轻微的声音,转头一看,刚好看到自家夫君跟贼似的慢慢走过来,妇人刚想喊出来便看见自家夫君用食指放在嘴巴处,示意不要出声。

随后小心的走到张闻道身后,伸出双手遮住张闻道的眼睛,随后说道:“猜猜我是谁。”

而旁边妇人则是笑盈盈的看着父子二人。

而被遮住眼睛的张闻道听到这声音愣了一下,然后开心的道:“爹,你回来了!”

张之云笑着将张闻道仰过头顶,又转了三圈过后便抱在怀里。

张之云捏了捏张闻道的小脸,笑着说道:“怎么样,虎崽子,有没有想你老爹我呀!”

“想了。”

张闻道说完,便吧唧一口亲在自家老爹脸上。

“哈哈哈,听说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都混成窝瓜村一霸了。”

男子一边笑着说一边捏着张闻道的鼻子。

随后,便坐到妇人身边,夫妻二人相视一笑,男子开口道:“桃儿,这十日辛苦你了。”

说完,便一只手握住了妇人的右手。

妇人名林桃,在太武皇朝男子十八岁就得结婚生子,女子嫁人过后便为人妇。

林桃看那只握住自己的大手,满脸通红,柔声说道:“夫君言重了,你在外赚钱也不容易,桃儿也只能帮你持家而己。”

张之云笑道:“无妻不成家,没有你这家也不行。”

夫妻二人深情对视,越靠越近,眼看就要亲起来了。

而正在自家老爹怀里的张闻道,正玩着刚老爹送的小泼浪鼓,左手玩,右手则是往上伸,刚好伸到亲嘴瞬间,感觉手上传来的异样,张闻道抬头向上看,看到手心手背的两张嘴,满心疑惑。

而夫妻二人看着亲到的这只小手,向下而看。

一时间,三人对视,相顾无言。

妇人林桃想到刚才要在儿子面前与自家夫君那样,小脸瞬间变红。

随后,瞪了自家夫君一眼。

被瞪了一眼的张之云,满脸无辜,这能怪我吗?

要怪就怪儿子。

嗯……对,就是怪儿子,想到这的的张之云满脸不爽的看向自家儿子,还未开口就听自家儿子说道。

“爹娘,你们干嘛亲我手啊。”

张闻通满脸疑惑的问道。

看着自家儿子疑惑的样子也只能叹了口气,总不能说我跟你娘准备亲个嘴,然后准备去造个小人给你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吧。

突然,张之云想到包袱里的糖葫芦,正好用来打发自家儿子。

然后就将背上的包袱拿了下来,打开包袱,只见里面有一个木盒,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剩下的则是糖果包子和一个由油纸包裹着的糖葫芦,随后拿起糖葫芦和糖果给了张闻道。

并说道:“去,跟你的小伙伴分享分享。”

拿到糖葫芦和糖果的张闻道开心的从自家父亲怀里出来了。

顺手又拿了些荔枝,一边走一边说道:“爹娘,我去了啊。”

张之云快速说道:“去吧去吧,晚一点回来也没有关系的。”

林桃又瞪了张之云一眼,看向张闻道说道:“别去危险的地方玩。”

“好”张闻道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穿着开档裤的他愣是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

张之云拿起木盒打开,里面则是一支青绿色的玉簪。

林桃看见玉簪的那一刻,吃了一惊,心里很是高兴。

林桃说道:“夫君,这……这不少银子吧?”

张之云笑道:“十两纹银,你别忘了你夫君我是做账房的,一月月钱有五十两纹银呢,加上我写的字好,账又算的清楚,掌柜的给我加了五两纹银,所以我一月共有55两纹银呢。”

林桃听到这话也顾不得盒子里的簪子,急忙用手捂住他的嘴巴说道:“夫君,这话私下与我说说也就罢了,切不可外说,钱财动人心,以免招来祸事。”

张之云听后严肃道:“夫人放心,我有分寸。”

说完,又看了看自家夫人怀里的东西,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

然后,伸手去拿,只见是一条逢好的裤子和香囊,香囊上面绣有着三个人,二大一小,还绣着名字。

林桃依靠在白家夫君肩膀上说道 :“明天就是西月九,正是儿子的生辰,过了明天他就五岁了,也不用再穿着开裆裤了。”

张之云说道:“嗯,那明天咱俩得做一桌子好菜了。”

林桃点了点头。

张之云拿起玉簪,笑道:“来,我给你带上。”

说着,就将玉簪插进头发。

林桃脸红道:“好看吗?”

张之云点头笑道:“好看。”

随后,出其不意的在自家夫人脸上啄了一口,一看就是惯犯。

林桃的脸更红了,像是被蒸了一样,随后像是想到什么,开口道:“你刚才是不是故意把儿子支出去的?”

张之云笑容一僵,心虚道:“哪能啊,桃儿,你还不了解我啊,我是那种坑儿子的人吗?”

林桃冷哼一声道:“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是,还不要脸。”

张之云有些尴尬,然后想到老子坑儿子那不是天经地义吗,有啥好怕的。

顿时……张之云便硬气了起来:“看来夫人最近有些飘了,那就让夫人识见识何为一家之主。”

说完,便将自家夫人抱了起来走向房间。

林桃有些慌乱的说道:“夫君,现在还是白天呢 ,要不晚上?”

张之云看了看天上,正值巳时,相当九到十一点,虽天色还尚早,但张之云还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夫人你看错了,现在己快入夜,咱还是早点休息吧。”

开玩笑,要是等到晚上那臭小子回来哪还有机会,正所谓机不可失 ,失不再来。

林桃更慌了,说道:“夫君一路舟车劳顿,实属辛苦,要不……”话还未讲完就被打断。

张之云笑道:“为夫正值壮年,夫人不必担心。”

说完,就走进房间里面。

吱的一声,关上房门,二人深入交流。

此处省略一万字……下午时分……张之云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起来神清气爽,而房间里的林桃还在沉睡中。

嗯……看起来夫妻二人交流的不错。

张之云看了看天色道:“时候不早了,该做晚饭了。”

刚入夜……父子二人坐在餐桌上,张闻道一边吃饭一边问道:“爹,娘不吃吗?”

张之云说道:“你娘己经吃过了,觉得有些不舒服先去休息了。”

张闻道疑惑的问:“不舒服?

娘亲哪里不舒服啊。”

张之云咳嗽了两声,说道:“没事,小毛病了。”

总不能跟你说我跟你娘大战一整天了吧。

张闻道更疑惑了,问道:“那为啥爹你一回来娘就犯老毛病了呢。”

张之云咳了一声,差点把口中的汤给喷出来了。

张之云说道:“你娘这是想我想得太激动了,所以犯小毛病了。”

某人毫不要脸的哄骗一个小孩子,不讲人德。

“对了,今天跟小朋友玩的怎么样了。”

张之云问道。

张闻道小嘴鼓鼓的回应道:“都挺好的,我还把吃的与他们分享了呢。”

张之云笑道:“嗯,不错。”

吃完了饭,父子二人便去洗漱了。

床上,张之云躺在外面,张闻道躺在中间,林桃则是最里面,一家人就这样躺在床上聊天。

夏夜……夏风微凉,蚊虫西起。

小说《修真闻道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修真闻道录》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