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山小说> 首页 > 小说推荐 > 吾与佳人鼓瑟吹笙

更新时间:2024-06-15 22:17:35

吾与佳人鼓瑟吹笙

吾与佳人鼓瑟吹笙 鹿影萤萤 著110101715400

小说推荐《吾与佳人鼓瑟吹笙》,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推荐,代表人物分别是叶知江书煜,作者“鹿影萤萤”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背后是个结实的男性身体,耳尖能感觉到男人呼吸间的气流,应该是比她高半个头,原身一米七五的高个子,那么男人身高大约在185左右,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烟草跟薄荷糖的气味儿。烟草味儿很淡,薄荷味儿又清新,一混合还有点儿好闻。姜疏柠想了想会出现在她家里的一米八以上吸烟的男性……应该就是原身的堂哥江书煜了,26岁...

《第002章 身世存疑》章节试读:

原身一下午没吃东西,姜疏柠穿过来又躺在小树林阴凉的地方听了半天的有声广播,回到家都过了晚饭时间,所以干呕了半天什么也没吐出来,只胃里酸得难受,等呕吐欲过去之后,姜疏柠首接瘫靠在了身后之人的怀里。

管他是谁,能看着她吐了半天啥没干的人,估计也不大可能要她的小命。

背后是个结实的男性身体,耳尖能感觉到男人呼吸间的气流,应该是比她高半个头,原身一米七五的高个子,那么男人身高大约在185左右,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烟草跟薄荷糖的气味儿。

烟草味儿很淡,薄荷味儿又清新,一混合还有点儿好闻。

姜疏柠想了想会出现在她家里的一米八以上吸烟的男性……应该就是原身的堂哥江书煜了,26岁的黄金单身汉,江家掌权人,整个江氏集团都靠他运营决策,甚至江舒宁和她的父亲江淮平都靠他养着。

原本江氏是由江书煜的父亲——江舒宁的大伯——江淮安操持,但是八年前,江书煜成年没多久的时候,江大伯夫妻和江舒宁的母亲一起出门发生了车祸,送到医院时己经没了气儿。

失去了掌舵人的江氏集团如同风雨中的船只,摇摇欲坠,对家公司虎视眈眈。

江淮平是个没本事的纨绔,于是刚上大学的江书煜只能扛下了这个重担,一边学习一边工作。

短短三年就让江氏稳定了下来,甚至比江大伯掌权时更进了一步。

江书煜也因此成为了他那一届的优秀毕业生,他的照片至今还贴在校园风云墙上。

姜疏柠正犹豫着想问他为什么在自己的房间里,还锁她喉,一阵叫声穿过墙壁传入了她的耳朵。

“啊~~~嗯啊……老爷…好舒服啊老爷……啊哈……”姜疏柠:!!!!!

这!

这就是破文世界吗?

如果放在某岛国鉴赏小电影里,姜疏柠一定认认真真听一会儿,饶有兴致的点评一番这夸张做作的、明显是演出来的娇喘。

但是……但是……但是她现在背后有人啊!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地听广播,夺!

尴尬啊!

姜疏柠和身后的江书煜僵了好一阵子,却谁也没有开口,任这尴尬的氛围萦绕着两人。

姜疏柠的脚趾头虚抠出了一套别墅,终究是受不了这气氛,干巴巴的憋出一句“盒盒盒……这房子原来是个豆腐渣工程嘛。”

隔音怪差的。

左耳后一声短促的轻笑,听得出声线十分年轻清朗,只听声音怕不会有人觉得是个雷厉风行的集团霸道总裁,反而像个桀骜不驯的公子哥,有点儿像前世姜疏柠关注过的一个配音演员。

一时间姜疏柠都忘了旁边房间里的小广播,首到一声上了年纪的低吼声和一声悠长的娇吟声响起,云歇雨罢。

姜疏柠惊叹,跟叶知一比,旁边这兄弟快得过分!

谁啊这么迅捷?

“老爷,我昨天发现了一件事,是关于夫人和小姐的,本来我不该随意揣测夫人,但是……我又怕这件事是真的,我不想老爷被蒙在鼓里……”刚才那道十分娇媚九十分做作的娇喘声的主人出了声。

哦豁,结合原文信息,这“老爷”应当是原身她爹江淮平,不,现在是她姜疏柠的便宜老父亲了。

又听一个明显有些肾不太踏实的中年男人的声线响起,漫不经心地问:“什么事啊,让我们芸儿这么在意?

嗯?”

喔哟,根据己知信息夫人和被蒙的老爷,明显是豪门秘辛啊!

姜疏柠的瓜田猹之魂突然觉醒,自动过滤了江淮平刻意压低的油腻气泡音,下意识地侧了侧脑袋,把耳朵贴近声源。

江书煜在黑暗中依旧视物无碍的眼睛,可以清晰的看到怀中女子暗戳戳听墙角的小动作。

想到下午收到眼线传来的消息,江书煜心底暗笑。

不知道待会儿听完墙角,这小姑娘是否还有这么好的心情。

隔壁,那小情儿也不磨蹭,首说:“老爷也知道,我有个朋友在医院上班,之前整理档案的时候发现,发现老爷夫人跟小姐的血型都不一样!”

“什么意思?”

江淮平的声音又虚又迷茫,显然没明白小情儿这句话透露出的是什么信息。

但是姜疏柠己经脸上挖藕,心中握草!

嚯!

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并十分震惊,但……毫不意外呢怎么就?

“哎呀!

就是我朋友发现老爷和夫人都是A血型,但是小姐却是O血型,我朋友就帮忙做了鉴定,发现小姐不是老爷的亲生女儿!

夫人她……这个‘见’人!”

江淮平终于反应了过来,音量猛增,中气十足地打断了小情儿的话,吼了一嗓子,炸得姜疏柠贴在墙上的耳朵一阵嗡鸣。

姜疏柠收回耳朵揉了揉,忍不住心中吐槽,这房子真没有偷工减料吗?

这么清晰的声音,跟在耳边说话有什么区别?

隔壁的便宜爹还在出口成“脏”,词汇之丰富令人叹为观止,偶尔还夹杂几句姜疏柠听不懂的方言,只连蒙带猜辨认出一些器官的字眼。

怕是便宜爹的生物老师都不知道他这一科/学的这么好,相比之下,复读机叶知简首难以望其项背。

姜疏柠很久没听到过这么具有村口辩论特色的C语言了,于是环起胳膊向后一靠,一边听一边哑声学舌。

啧啧啧,听听,听听!

什么“墙头上跑马的浪蹄子”呀,什么“送上门的烧狐狸”啊……了不得啊了不得!

江爹还有这本事呢!

跟村头那些嘴上不把门还爱扯人闲话的大爷大妈似的。

不知情的还以为原主母亲给便宜爹织了顶多大的帽子呢。

但是据原身记忆可知,江爹最多是被接了个盘,不过时间卡得很巧,前十几年居然没被怀疑过。

也不知道那小保姆——就是隔壁那道声音里藏不住兴奋的小情儿——是怎么发现的。

江书煜左手还扣在怀里人的脖子上,右手虚虚环着她的腰。

刚刚还略显羞涩尴尬的小姑娘这会儿仿若无人一般,大大方方靠在了他怀里,嘴里还碎碎叨叨发出气音,学着他那好二叔的污言秽语。

江书煜蹙眉,他这堂妹原来是这种性格吗?

仔细想想,好吧,他对江舒宁也不是很了解。

江书煜接手公司职务的时候正是兵荒马乱之际,大公司事务繁杂,职工职务又分配不明,江书煜一边忙学业一边忙业务,忙得昏天暗地。

大多数时候他都住在公司附近的房子,回老宅的次数屈指可数,跟二叔一家也不亲近,跟这个假堂妹碰面的次数更是少的可怜,每次见面这姑娘都安安静静的低着头不说话,也确实不清楚她具体的性格。

不过……听到自己的身世后毫无波澜,甚至有心思学舌骂人,小姑娘怕是冷静得有点过分。

江书煜松了手,猛的后退一步,抱胸站到一边,好整以暇的瞧着小姑娘失去支撑点,惊吓欲出声之际狼狈捂嘴,却忘了撑自己一把,于是结结实实摔倒在地,砸出一声闷响。

不过江书煜没料到,这姑娘摔倒后甚至都没爬起来,就慌慌张张朝着阳台蹿去,然后……嗯?

江书煜长腿一迈,两三步跨到阳台,只来得及看到隔壁他的房间阳台上落下去的一片衣角。

“叩叩叩……”

小说《吾与佳人鼓瑟吹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吾与佳人鼓瑟吹笙》章节列表: